世界是大人游戏——2018年终总结

名句        2019-05-10   来源:花姐谈往事

好久没更新了

电脑 One Drive 弹出让我重新登录验证身份的页面,让这以往熟悉的写公众号流程突然变得有些陌生。距离上一次推文已经有一段时日了 -- 6月24日,距离今天半年多的样子。我并不是忘了这个公众号,而是在繁忙的工作和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当中,我好像找不到太多的痛点,去刺激自己写些什么东西。



当然,“忙”也是另外一个理由。

 

也只有当这一年快结束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有每年年底都要写些什么,给自己这一年一个交代的习惯。加上最近稍微有了点闲心,也终于找不到借口说“下次再更”了。


所以今天就简单交代一下我的2018年。

 

当我回看2017年的年终总结的时候,总错觉文字中提到的事情已经离自己很遥远了。例如不停面试失败感到前途迷茫的大三;和黄明熬夜直接在vim里面写代码硬刚CS122B的project;“首发五虎”在rowland的伴伴堂边亚洲蹲边拼奶茶;去看张杰演唱会;和唐尼玛去staplescenter看湖人打火箭……都觉得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不知道有这样的错觉,是因为2018这一年对我来说实在是太漫长了,还是说我太忙了。



想了想,其实都有道理。这一年前前后后经历了很多事情,导致我整个人大部分时间里,都处于一个在适应、调整、甚至水深火热的状态当中。那些起起伏伏的故事和生活方式给了自己一种一直在忙碌的错觉,也夺去了自己很多精力。可能也是为什么,当我回看去年的总结和今年上半年写的推文时候,有一种“老子忙前忙后搞了这么多东西这么久,原来这些东西也就是不久前发生的而已”的错觉。

 

那就聊聊这一年我都在忙什么,忙着适应什么,忙着调整些什么吧。

忙着减肥

这算是今年我最大的课题,没有之一。虽然说工作的事情更加重要,但毕竟只工作了半年,而减肥这个话题却很不厚道地从头贯穿至尾。所以再一次,洋洋洒洒地,昨天单独为这个话题发了推文,在这里就不再多浪费手指的力气和键盘的使用寿命了。

忙着搬家

经历了好几次搬家 -- 当然包括好友的。

 

先是阿海一月初搬家,有了新的住处。虽然主要都是黄明、艾哥和李燃在帮忙,我是在快收尾的时候才出现,不过搬家的感觉总是很浓郁、很热烈,结束后大家还一起去甜源吃了个甜品当宵夜,现在甜源也因为越做越差倒闭了,换成了一家麻辣烫。海哥倒是非常信任我,时不时邀请我们去他那儿玩,吹吹水什么的,每每想到这些其实心里都很温暖,特别是如今毕业以后,朋友没有以前多了,还有这样一个老友就在自己身边,虽然不会天天见面,但是每次见面都没有任何陌生和距离感,真的很感恩。

 一月份后来的时候帮艾哥收拾屋子。他当时已经毕业了,准备离开Irvine,去英国读研究生。那天大家都没有丝毫离别的情绪,艾哥晚上六点半的飞机,愣是在中午十二点半跟我们在凯悦轩喝茶的时候跟我们说:“兄弟们,待会儿有空帮我去收拾收拾屋子呗?”然后我们二话不说就跑过去开干,能装艾哥车上的东西就尽力塞,装不下的就看情况扔掉或者我们自己带回家 -- 例如阿海就把艾哥的珍藏版PS4拿走了,李燃拿走了艾哥的防弹衣(对的,真的是真的防弹衣),黄明啥也没拿,我则顺手牵走了一个便携式打火灶以及一堆配套的燃气瓶。

场面非常热闹,丝毫没有要告别的意思。最后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了,我们五个合了张影,把“拜拜”说得很轻松。

 

三月份毕业,从Texas旅行完了以后,就开始帮天艺搬家。这趟搬家就厉害了,是从Irvine搬去Alhambra,不堵车都要45分钟的车程,多次来回跑还挺伤神的。不过因为当时不用上学也不用工作,处于精神上无压力的“游荡”状态,所以整个过程还是很开心和松弛的。曾经试过为了尽可能一次性把东西运多一点,把车塞得几乎没有任何空间,中试镜根本看不见东西,全部被行李挡住,有一种下一秒车胎就要爆的感觉,可以说是非常刺激了。

 

当然,自己和大树在ParkWest租的公寓也在四月初到期了,那时候因为还没有收到Amazon的分组通知,不知道自己之后要在哪里工作,所以不敢大胆地马上开始重新在Irvine租长约。索性,四月份就去Alhambra,在天艺家里过上了美妙的“寄人篱下”生活。自己也租了一个小仓库,把暂时不需要用到的东西丢进去,算是渡过了那一段彷徨不知所措的时间。六月份和爸妈回到Irvine以后,定下了要租的房子,才终于给自己解决了搬家的问题,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六月份回Irvine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还顺便帮黄明最后清理了一下他们在Irvine租的屋子,后来我每次开车经过那个小区门口都会视线停留一下,算是对那段美好岁月的致敬和留恋。


后来,十一月份的时候,天艺公司的朋友因为人事调度,需要离开LA。于是我和隽铎两个男丁,携手天艺一起,热心地扛起了帮忙搬家的重任。

 

这么一下数过来,今年前后搬了6次家,虽然只有一次是自己的。这是这么多年来搬家最频繁的一年。我想起自己大二结束的时候,从UTC搬家去ParkWest和大树一起住,那时候心里有多么得期待接下来两年的日子,以及多么感恩有一个重新打理自己生活的机会。

 

搬家总是涉及到一些世事,一些变故。今年尤其多的原因其实是大家都毕业了,有了角色的转换,该考研的考研,该工作的工作,该离开的离开。今年的搬家经历更像是不停跟我宣告着“嘿,你不再是学生,不再是少年”了,得开始在“大人的世界”混了。

 

确实如此。绝大部分时候,我已经被完完全全当作一个成熟的大人在看待,例如工作的时候,以及大我二十岁的同事牵着她只比我小十岁的孩子让他叫我“叔叔”的时候……



搬家还会或多或少牵扯到一些离别,要么跟一个社区道别,要么跟一个城市道别,要么跟一段时光、一些故事、一些人物告别,以及,跟以前的自己道别。当然每次搬家都充满期许,因为总是会去到新的地方甚至新的城市,开启一段新的时光、故事,新的人会闯进自己的生活,自己也有了在新的环境,重新出发的机会。

 

而我已经在这个大人的世界,重新出发半年了。

忙着职业转换

学生 --> 上班族

忙着减肥,忙着搬家。其实后半年 -- 也就是这个公众号无比沉寂的这半年,最大的重心是在忙着职业转换,从学生变成一个技术蓝领上班族。可以这么说吧,前半年做的很多事情,包括减肥和搬家,都是为了自己可以顺利完成这个角色转换。

 

然而很难为情的是,时隔半年,我依然无法给自己的这段时间打一个很有自信的分数 -- 不是说我表现的很不好,而是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做得好不好。往往这样的状态是很危险的,它意味着我并没有做出让自己印象深刻的事情,生活容易变得没有激情,容易沉沦



这半年算是尽了全力投入在工作上,有好有坏吧。现在回过头来看,你如果让我再来一遍,其实我还真不一定能比现在做得更好 -- 这个结论和去年 intern 时候很像,所以结合 intern 时的经历,这种感觉总让我觉得恐惧。我总是逼迫自己不要去想这样的问题,因为会给自己带来很大且没必要的心理负担,会自我怀疑,觉得自己专业水平很糟糕……

但总的来说,我已经适应了现在工作带来的强度,算是完成了从学生到工作的职业转换。我不知道自己做的好不好,甚至也不知道这个转换的时期有没有结束,but let’s see.

忙着适应新的生活节奏

Flexible Schedule --> Fixed Schedule

其实这算是上一 PART 的副标题。忙着从学生的角色转换成一个上班族,除了硬实力和心理上的转变,生活节奏也是很明显在变化 -- 其实是搬家和工作后一齐带来的结果。

 

以前的做学生的时候,时间表很有弹性,除了必须去上课的时间以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属于自己的,可以很灵活地根据自己每天的计划和心情来调整(甚至有时候任性到课也不去上)。例如睡午觉还是去健身,去吃好吃的还是去打球,午觉醒来很燥热想喝西瓜汁了,就开车跑去lollipop买一杯鲜榨。


现在呢?呵,午觉是什么?可以吃吗?



也算是适应了现在工作带来的,新的生活节奏。通常工作日时间表就是早上6:45起来,去办公室楼下的健身房做燃脂有氧+HIIT,然后8:40左右到办公室(如果早上不做有氧,就睡多一个多小时,8点才起来),整理一下邮件、看看自己的story和日程表,然后列一个list,写上今天自己大概都要干些啥、什么时候要开(不重要且无聊的)会,然后上午10:35小组里面standup,然后接着干活。午饭就吃自己meal plan订的健身餐,吃完就回自己的cube继续工作,下午6点左右收工去健身房练力量,八点前收工,然后回家洗洗澡就休息了。


至于周末,那就完全是我的“肥宅”时间。周五晚上我会在traffic好一点的时候,开去Alhambra,周天晚上再开回Irvine。周末的时间就是留给睡觉和吃饭,不想动脑子,不想怎么运动,甚至也不想开我的台式电脑打游戏。

 

对于现在工作日的时间表,我还是比较满意的,唯一想提高的地方其实是在晚上回到家洗完澡到睡觉前,大概两个小时的空档。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还会让自己用那两个小时的时间看看书,自我提升一下,但是后来更多的就浪费在了Youtube上。

所以2019年对自己的第一个愿望来了:我希望可以像黄明那样,报一些网课,能够让自己继续学习一些新的知识,不至于被这个行业和时代所淘汰。不需要太激进,哪怕就是从每天半个小时的投入开始,慢慢适应,看看自己能不能有比较好的改变和提升吧。

忙着适应工作

Before and After Kai Left

还是要继续讲工作的事情 -- 毕竟这就是我后半年主要在做的事情啊。

 

有一个对我来说很重大的变故,那就是恺哥离开了。现实离开了我们组,之后不久又离开了Amazon。

 

如果你看过我去年实习结束后三连发的推文,你就会知道恺哥对我的保护和教导,以及给我造成的正面影响有多么无法被取代。今年我fulltime回来的时候,他甚至直接就被Thomas安排成我的onboarding mentor/buddy。而我,再一次不可避免地要做iOS mobile的东西。

从小小白到现在的小白,都是恺哥一手一脚把我拉扯过来。有什么事情都会耐心教我做,有什么坑都会提前告诉我,甚至帮我填好,甚至有机会向外界炫耀的时候,他都会暗地里告诉我怎么做,然后让把我推到曝光的区域,让大家都看到我,让我拿credit。

 

简单来说,前三个月,有恺哥罩着,啥都不怕。

 

而我,继去年的Tu以更好的薪资待遇回到Apple之后,继续发挥着自己“旺mentor”的特点 -- 恺哥拿到了更好的offer,跳槽离开了。

 

具体的细节没有太多。我是无比为他开心和祝福的,因为在我看来,他早就值得比这个更好的待遇和机会。只不过他离开以后,我再去做iOS的mobile project时,不再踏实,不再有依靠感了。整个组都没有能够读懂obj-C的人,我得求着awayteam帮我做code review。当我遇到技术难题,实在是卡死了的时候,除了Google和Stack Overflow,也不知道能跟谁求助。



之前恺哥罩着,把我保护得很好,现在恺哥去了更值得他的平台,我必须变得更加独立。

 

得像个大人一样混世界了。

忙着看看世界

我想去很多地方。



除了广州和Irvine这两个让我有归属感的城市,LA以及Alhambra那附近的华人解放区也不提了。今年我还去了青岛、淄博,还有Fairbanks, Seattle, San Diego, Las Vegas, Yellowstone, San Jose, Yosemite, Houston, Austin, San Antonio, Dallas, Fort Worth。很遗憾回国那整整一个月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多出去走走,就只有一开始三四天去了一趟山东。


我之前就提到过,现在也依旧这么认为:不夸张地说,浪费了回国的一个月假期,没能够出去多走走多看看,是我这辈子的遗憾。



试着想一想,结束了学术生涯,参加工作的我,下一次有这样的无忧无虑三个月的大长假,是什么时候呢?或许是四十多年后,我退休的时候吧 -- 那时候还有这样的精力吗?还会像现在这样没有羁绊地潇洒吗?还会有客观条件支持我去想去的地方吗?

 

尽管如此,在这段“脑子并没有在路上”的日子里,在能力可控的范围内,我都尽量让“身体在路上”。我在美国也去了很多地方,跟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故事和经历,都很美好。可能是因为我自己意识到这会时候长时间内最后一个长假了,深知来之不易,自己也格外珍惜。


我让自己在一股脑扎进工作和繁琐生活之前,忙着到处走一走,看看别处的角落,呼吸一些不一样的空气。我去的地方越多,便越发觉得Irvine实在是一个能让我安心呆下来的地方,如果硬要有备胎,那就是当年和唐尼玛一起去的首府DC,以及今年第一程毕业旅行的Texas了。这几个地方对我来说的共同点:让我静得下来,城镇规划深得我心的美好细节,舒服的生活节奏,热情的人民,值得我留恋的故事和回忆。

以及,它们是能允许我时常幼稚一些、单纯一些,不需要做一个“十足大人”的地方。

忙着打理朋友圈

“重新出发”的这半年,我也在尝试重新建立自己的圈子。

 

很幸运,我来到了Amazon算是国人最多最友好的一个office之一。有打拼很多年的大哥,也有只比我大一点点,年纪相仿、经历相似的人。平时中午吃饭不愁找不到人一起,下班后打球的浪潮也算轰轰烈烈,周末相约桌游也是一呼百应。

硬要说有什么遗憾的话,恺哥离开了是一个遗憾,我原本还想着向他请教很多东西,不仅仅是专业知识上,还有生涯发展,甚至是生活中的所有事物。他是过来人,更难得的是,他是踩过很多坑,还非常乐意无偿帮助我的人——可能除了他和小伟哥,我再也找不到这样一个大哥哥,愿意这样带着我、保护着我了。(我就没有把老司机放在“大哥哥”的行列了,因为我一直觉得他属于和我“年纪相仿”那档)

 

还有一个遗憾,Steven回国了,离开了我们这个小圈子。从去年实习开始,我和他的交集也不算少。虽然极少有两个人私下里的对手戏,但是在我看来,他是每次周末组桌游局的核心关键,对朋友很用心,会做气氛,而且幽默。他是一个我见到的难得有趣的人,没有和他产生更多的交集一直是我的遗憾,而且自从他离开后,我们再也没有组过桌游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