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预告片的幕后“玩”家 | 专访影上文化黄上

战史        2019-08-15   来源:花姐谈往事



作者 / 魏建梅


2015年,《夏洛特烦恼》“睡就睡”版预告,沈腾与乘凉大爷关于“马冬梅”的逗趣对话不知让多少人印象深刻;2017年,《战狼2》“开战”版预告,从故事的扑朔迷离到拳拳到肉的搏击,再到燃炸的枪战场面,都给观众带来了很大的悬念;2018年春节档,《唐人街探案2》“闻纽约”版预告,纽约齐聚、街头裸奔、酒吧趣事...再配以节奏感十足的音乐,可谓每一帧都是笑料,这也瞬间将观众拉回到“唐人街”的世界里。


而这三支预告片背后的操盘手都是影上文化的创始人黄上



其实除了这三支,像《西虹市首富》《羞羞的铁拳》《幕后玩家》《功夫瑜伽》《无问西东》《超时空同居》《逆时营救》等商业片的不少预告片都出自影上之手,而去年在平遥电影节大火的文艺片《过春天》,其前不久发布的那款定档预告也是影上操盘的。


可以看到,不管是商业片还是文艺片,影上所服务的这些项目几乎都是爆款作品,而到目前为止,影上也累计为几十部影片提供过预告片服务,影片票房也累计达到了230多亿。


成立仅两年的时间就能拿到这么多优质的项目,并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这也不禁让人好奇起作为创始人的黄上究竟是有着何方神力?如此,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也跟黄上一起聊了聊进入预告片行业的这一番创业之旅,以及预告片背后创作的门道,并探讨了当下预告片行业的市场现状。



4年取舍,找回电影初心


作为一枚90后,率性、简单、低调是拍sir在黄上身上所看到的。进入坐落在五环桥下,装修风格颇具文艺气息的影上文化,虽然是一家电影服务公司,但墙面上却并不见一张电影海报,“我自己连助理都没有,这些都是形式上的东西,没意义”,黄上直爽地说道。


影上文化一角


而在进入预告片行业之前,黄上的人生也称得上是潇洒率性。


2009年,对未来尚未有明确目标和规划的黄上顺从家里人的意见报考了医学专业,准备做一名医生。“那会儿也是年轻,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虽然喜欢电影,但家里都没有人做过这个,所以就只好听他们的意见。”


但当真正踏入学校后,黄上也才意识到,自己其实并不喜欢医生这个职业。于是,大一仅读了半年的黄上便申请了退学,怀揣下半年的学费一意孤行来到北京,立志“混出一条血路”


图片来源于网络


来到北京后,黄上先在一个剪辑培训班学了剪辑,在这期间,黄上也参与了几部电影的剪辑工作,积累经验之时也小赚了一把,与此同时,黄上也开始意识到自己知识储备的欠缺,于是他又去进修了几年的导演课程。但临近学成,黄上也愈发觉得前途渺茫起来。


“当时跟我一起上课的有很多都是在行业里摸爬滚打很多年的人,三十多岁的年纪,但他们每天就住地下室、吃泡面、写剧本,生活过得特别惨。看到这些我感觉很失望,也看不到未来的希望,我那会就在想,我不要做电影了,我要赚钱。”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3年黄上选择了创业,用之前剪电影赚的钱回老家开了一家火锅店和一家服装店。“有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做餐饮、做服装,我觉得人都是要吃饭穿衣的,这是人的刚需。”逐渐地,黄上的生活也过得悠闲自在起来,但与此同时,黄上心里对电影的那份热爱也仍然没有泯灭。


“当时家人也慢慢看出了我心里的不高兴,后来我爸对我说,你还是去做你喜欢做的事吧,现在你跟我们做的这些事情你50岁以后也能做,这一句话就把我点醒了,我也突然意识到,电影虽然不是每个人的刚需,但它是我的刚需。”


随后黄上再一次来到了北京,并投身到预告片行业。


在黄上看来,好的预告片剪辑师是处在剪辑行当中最顶端的那些人,因为它必须要有“集大成者”的全局观。“预告片剪辑师要懂剪辑、音乐、音效、包装,后期还要调色,当所有的这些都集中在一起的时候,你会发现这其实就是一部浓缩的电影,这也是我为什么选择这一行的原因。”


就这样,兜兜转转4年间,黄上也终于踏上了自己的电影之路,而在过往不断的进退之间,黄上似乎也寻找到并坚定了自己未来的人生道路。



2年立足,享受battle的感觉


对于黄上来说,《夏洛特烦恼》是他从业生涯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因为正是这个项目让更多人关注到他,也让他不断在行业展露头角。而作为《夏洛特烦恼》的先导预告之一,出自黄上之手的“睡就睡”版预告也提前给观众透露了不少精彩笑料,为影片后续的成功做了很大的铺垫。



同时,也是由于这个项目,黄上结交了闫非和彭大魔两位导演,而后又在这两位导演的举荐下认识了企鹅影视的常斌。“当时常总正在负责《无问西东》的项目,所以他也让我参与创作了这部影片的部分预告片。”就这样,凭借着手里过硬的本领和不断结交的人脉资源,黄上也逐渐跻身到行业前沿。



“我也是运气比较好,前期认识了不少贵人,再加上我自己可能做得也不差,人家也觉得我不错,都愿意帮我一把,我也就走出来了。”黄上笑着说。接连做了几个项目后,黄上也逐渐萌生了自己开公司创业的想法,就这样,影上文化产生了。


公司成立后,黄上的事业也是稳步向上,从2017年的《功夫瑜伽》《战狼2》《羞羞的铁拳》,到2018年的《唐人街探案2》《西虹市首富》《幕后玩家》等,这些影片无不在市场上掀起一番风浪,而像《战狼2》《唐人街探案2》《西虹市首富》《羞羞的铁拳》这4部更是跻身在当下华语影史TOP10之中,在它们的成功背后,影上也都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从初入行业到成立公司,2年的时间里,黄上便在预告片市场成功站稳了脚跟。而回忆起过去这一番创业历程,黄上也笑着说自己是“一帆风顺”。但纵观如今的预告片行业,除了市场在渐成规模,也不断有更多的预告片公司开始入局。


但面对这样的生态竞争,拍sir从黄上身上看到的却更多是兴奋感,“我其实很喜欢这种竞争的状态,像我们行业经常有比稿的现象,其他人可能不喜欢,但我每次都很兴奋,男孩子嘛,要的就是这种battle感。”说完黄上哈哈大笑起来。



成熟体系下的局限:

要做“加分项”预告片


如今,预告片已逐渐成为电影工业化生产过程中的一个独立且专业的工种,但在黄上看来,一组优秀的预告片究竟能给一部电影带来多少的票房转化其实是很难量化的。


“我们做了很多市场爆款,像《战狼2》50多个亿,但我觉得这其实跟我们没有什么太大关系,因为电影是综合化的产物,每个环节都很重要,而预告片环节的作用也是很两极的,做好了对电影是加分,做不好会提前浇灭观众的观影欲望,这就是减分,这还不如不做。”



因此,如何做“加分项”的预告片也是黄上一直以来所追求的。在黄上看来,预告片创作的核心便是一定要“炸”,不管是燃、幽默还是深情,要让观众对电影怀有兴奋感。


比如《战狼2》的“开战版”预告中就有很多激战场面,荷尔蒙与爱国情不断迸发,这便是容易让观众兴奋的地方。而为了营造真实的“战争感”,单是预告片的音效部分黄上就用了20天的时间来做处理。


《战狼2》开战版预告


在腾讯发布的2017电影年度指数报告中,由影上操盘的这支《战狼2》“开战版”预告也在腾讯视频拿下了单支2亿播放量的成绩,登上当年腾讯视频年度预告片播放量TOP10榜首,可见观众对这支预告片的青睐度。



另外在黄上看来,随着短视频等娱乐产品的盛行,当下的喜剧类预告片也已经到了洗牌和变革的时代,因此要想做“加分项”预告片,也应该注重与电影本身气质的契合,而不是为抓取观众的注意力,故意将影片的基调往搞笑的方向营造。


“现在大家想表现喜剧的欲望太强烈了,很多并不搞笑的电影在预告片创作上也硬往喜剧路子上走,最后出来的结果就很尴尬,不好笑也没气质。当然,喜剧元素可以做为点缀。之前我们做《西虹市首富》的时候闫非导演也说,现在大家随便刷刷抖音,十几秒就可以笑的开心,那观众为什么还要花更长的时间看电影呢?剪‘气质’往往比剪‘喜剧’更重要。



如今,除了正常为电影提供预告片业务外,黄上还特意在公司制定了一个“致敬经典电影”的计划,即为一些经典的电影做一支预告片,以致敬那些经典影片和优秀的电影人。在第一批名单中,黄上列了10部电影,其中,《阳光灿烂的日子》《饮食男女》《南京!南京!》《1942》《2046》这5部都已经完成了,剩下的还有《活着》《霸王别姬》《一 一》等5部。



“好的电影都是有生命力的,我现在都还记得第一次看完这些电影时候的心情,也就是因为这些好电影我才爱上电影的,所以也是它们促使了我做这个职业,是它们陪我成长起来,现在我长大了,也就想为它们做一些事情。”


《阳光灿烂的日子》预告片


而通过在预告片行业的不断体验积累,黄上内心也逐渐有了想表达的东西,并开始着手开发着自己的电影项目。就在拍sir前去采访的前一天,黄上也刚刚完成了自己的首部处女作剧本。“是一个探讨男女情感、信任、婚姻等话题的电影,希望能在30岁之前拍出来吧。”黄上笑着说。



生活中的黄上是一个爱“玩”的人,喜欢乐队,也喜欢赛车,学生时代的他甚至跟同学组过几年的乐队,前不久他还跑去参加了赛车比赛,工作中,他也喜欢将预告片创作称为“玩”预告片,并将这种“肆意性”带到工作中,让出自他手的预告片都带有一番别样的趣味。而从不断的取舍到认清“电影是刚需”的事实,从踏入预告片行业到不畏竞争乐于battle,从致敬电影到计划首执导筒,率性的黄上也始终在坚持着自己的初心。





近期热文


为什么必须救影视企业?

电影营销的黄金十年 | 抖音电影营销元年

“啦啦队长”张一白:摄影机不要停!

叶宁:没有行业大咖,我只是普通电影工作者



商务合作 / 转载 / 加入社群 / 约稿

请联系微信ID:

15201655723   yqpdy2018

 1028627745   649778177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