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战史        2019-08-16   来源:花姐谈往事

相信很多朋友都喜欢养狗,家中有一只萌犬,能够为生活带来很多欢乐,每天傍晚带着爱犬遛弯于大街小巷,也不失为一种愉悦。

然而不止现代人养狗成风,就连古代人对待萌犬也是情有独钟。

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晋代陶狗

虽然养狗在战国时期,乃至春秋以前便已兴起,但“宠物狗”的概念,却流行较晚,大抵在唐朝时,才第一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宠物狗”概念,即狗这一种动物,作为一种惹人怜爱的小动物,而被当时的唐朝贵妇们当成宠物来对待。

如收藏于辽宁博物馆的著名国宝——《簪花仕女图》中,便描绘了两只小巧可爱的“拂菻狗”,这种小型犬类对人无害,却是由西域高昌国敬献,而非中原所产。

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唐《簪花仕女图》·周昉

那么问题来了,为何要给这种高昌国进献的小狗,取名叫做“拂菻犬”呢?

因为在唐朝时,拂菻正是“东罗马帝国”的别称,也可称为“拜占庭帝国”,作为欧洲历史上最为悠久的君主制国家。

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从公元395年,到公元1453年的这段时期里,东罗马帝国与当时的亚洲地区产生了密切而又频繁的联系,尤其是与西突厥,双方之间,通过中亚地区的交通要道,保持了长达近百年的商旅往来,因此在鼎盛时期的唐朝,经由突厥等西域地区传入的东罗马帝国产品,屡见不鲜。

这其中,尤以“拂菻狗”为名。

《旧唐书•高昌传》:七年,文泰又献狗雄雌各一,高六寸,长尺余,性甚慧,能曳马衔烛,云本出拂菻国。中国有拂菻狗,自此始也。

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拂菻狗

而当年的高昌国王名为麴伯雅(麴:qū),是后魏时期的高昌国王麴嘉的第六世孙,早在隋朝时,高昌国便向隋炀帝连年进贡,并将大量的西域商品带到中原。

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玄奘西行路线图》,图中红框为:高昌国

当年玄奘西游,便曾途径高昌国,因高昌自古崇尚佛学,全民信佛,因此抵达此地的玄奘法师,受到高昌王室的热烈欢迎,并被尊为座上宾。

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旧唐书•高昌传》:其王麹伯雅,即后魏时高昌王嘉之六世孙也。隋炀帝时入朝,拜左光禄大夫、车师太守、封弁国公,仍以戚属宇文氏女为华容公主以妻之。

(注:曾经的高昌国,就在现今新疆省吐鲁番市高昌区的东南方向。而这段记载中献狗的人,名为“麴文泰”,实际上是麴伯雅的儿子,因为伯雅去世,所以文泰继位,时年接替父亲,来唐朝敬献拂菻狗。)

曾经的高昌国富饶美丽,盛产水果,自古到今都是连通中亚与中原的交通枢纽,因此不论是从遥远西方,还是西域等地传来的商品,都要经由高昌国进入中原,再加上高昌国王向唐朝连年进贡,所以来自东罗马帝国的拂菻犬,经过高昌国君的进献,便迅速进入当时的唐朝贵族视野之内。

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而根据《旧唐书》中的描述,可知这种“拂菻犬”非常机灵敏捷,如:

性甚慧,能曳马衔烛。

从这八个字大概可以看出来两点:

首先这种小狗的性子很“聪慧”,一般而言,聪慧活泼的小狗惹人喜爱,我想这也是拂菻狗能被唐朝贵妇们喜爱的原因之一。

第二点则很有聊头了,“能曳马衔烛”,这是个什么才艺嘞?

我想大概是说,这种小狗体型虽小,奔跑速度却极快,甚至能“曳马”,也就是能“追马”。

而衔烛中的衔,即为“咬含”之意,因此是说这拂菻犬胆子很大,能将“蜡烛”衔在嘴里。

所以拂菻犬大概就是一种:

性子聪慧机敏,奔跑很快,还会衔咬蜡烛绝活儿的灵巧小狗,因此受到唐朝贵妇们的喜爱,尤其是皇室妃子,因为高昌国最先将此犬敬献给唐朝皇室,所以最先享受到此犬乐趣的,自然就是那些后宫皇妃了。

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故宫馆藏:唐朝·黑釉狗,高2.4cm,长2.5cm

因此,始有“宠物狗”一说,大抵兴起于皇宫大内,后随着经济繁荣,唐朝富庶百姓也纷纷效仿,饲养小犬,以供玩乐。

可见,中国最早的宠物狗,应是来源于高昌,也就是西域地区,甚至溯其源头,是来自更为遥远的东罗马帝国,而非中原特产。

《旧唐书•高昌传》:中国有拂菻狗,自此始也。

那么在唐朝以前呢?

为何鲜有“宠物狗”的记载?

因为自春秋以来,中国古人只把狗这一种动物,当成是一种“带有功利性”的牲畜。

我来举个例子,大家就很好理解了。

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人们大多数情况下都有一种共识,狗的领地意识极强,因此具备看家护院的功能,所以养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一种保护宅院与财产的“功利行为”。

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比如咱们以前的农村老家,老人养狗都是随便养养,能让狗饿不死就行,也没有时兴过“宠”的思维,甚至一般扔在田里看地或者牧羊的犬,连喂都不喂,这类狗纯靠天养,四处找食,比家养的宠物狗精明不少。

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而在战国时期的古人,也是这么认为,如《战国策·楚策一》中所载:

江乙恶昭奚恤,谓楚王曰:“人有以其狗为有执而爱之。其狗尝溺井,其邻人见狗之溺井也,欲入言之。”

这段话的原意,只是大臣江乙用来向楚王诽谤自己的政敌——楚令尹昭奚恤。

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江乙与楚庄王

(注:令尹:春秋战国时期最高官职,有些类似于后来的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君王外,令尹可掌国家一切事务,如内务与外战。)

江乙诽谤昭奚恤的言论,用的就是养狗的寓言,他对楚王说:有人养狗,因为狗凶猛有力,就很喜爱,让这只狗看家护院的同时,还任由其胡作非为,往井里撒尿,还故意让邻居看见,完事儿邻居向狗主人去告这只狗的状,狗主人还让狗咬邻居,这就是狗仗人势。

这段话用来诽谤大臣,其实已经算是非常难听了,但结合原文记载来看,早在战国时期,狗在人们的潜意识里,就是一种仰仗人才能有所作用的动物,而人对于狗,就是把狗当成看见护院的畜类,这本身就是一种带有功利性的行为,而非将狗完全当成现在所熟知的“宠物”。

弄清楚这一点,大抵就更能对比出唐朝时期的文化开明吧?

尤其在唐朝以前,我国古代并没有把养狗一事当成风尚来看待,反而在唐朝时,狗能够作为宠物,而在皇宫中得到妃子宠爱,由此可见唐朝时的思想,比之前代开放不少。

另有一则唐朝时期著名典故可佐证,便是流传千百年的历史笑话:

康猧乱局。

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猧子理局图》

大家请注意,“”其实就是“”的意思,而且是把“体型小巧的狗”,叫做“猧(wō)”,而“”,则是大型犬,小型猧,以及犬科动物的总称。

而这康猧乱局,就是一只来自康国的小狗,搅乱棋局的故事,这故事十分有趣,且容我讲与大家听:

话说唐玄宗李隆基,有一回跟亲王下棋,杨贵妃抱着“康猧”,站在旁边陪同观看。

也不知是夏天天太热,还是手气不佳,本想在贵妃娘娘面前露一手的唐太宗,却眼瞅着要输给亲王,这可把李隆基给难住了,一张老脸憋的通红。

而杨贵妃何等的玲珑心思?

当即看出了李隆基的窘迫,于是非常聪明的对准棋盘一撒手,把怀里的康猧砸向棋盘。

顿时棋子乱飞,棋盘落地,一整盘的棋凌乱不堪,贵妃便上前笑骂康猧,唐玄宗一看这架势,则龙颜大悦。

为何呢?

因为康猧搅局了,最后成功帮助李隆基掩饰了要输棋的尴尬,而让李隆基有了台阶可下。

所以康猧看似跳上棋盘扰乱了棋局,实际上却成功挽回了唐玄宗的颜面。

不然堂堂玄宗李隆基,可就要在最爱的女人面前输棋咯~

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因此这则典故,便被称为“康猧乱局”,而最终被唐朝小说家段成式,收录进《酉阳杂俎》之中:

《酉阳杂俎·忠志·康猧乱局》:上(唐玄宗)夏日尝与亲王碁(qí原指棋子,此处作动词:下棋),贵妃立于局前观之,上数枰子将输,贵妃放康国(唐时西域城国)猧子于坐侧,猧子乃上局,局子乱,上大悦。

而这“康国猧子”,又是什么狗呢?

正是我上文所说“拂菻犬”是也~!

身为清华大学历史系学基人之一的陈寅恪(kè)老先生,在对唐朝历史进行研究时,便曾经对这只狗有过深入研究,而将结论写在了自己的著作《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中。

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陈寅恪先生

他说:

《太真外传》有康国猧子之记载,即今外人所谓“北京狗”,吾国人则呼之为“哈吧狗”。

所以大家看到这里,想必应该知道,这康国猧子究竟是什么狗了吧?

正是在我国民间广为人知的京巴狗~!

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而这京巴狗,也就是康国猧子,在唐初,即太宗时期,最初是由高昌传入,后来玄宗时期,则由康国敬献,称为“康国猧子”,直到清朝末年,京人仍旧称其为“猧子”,但经过数百年来的各种杂交,这种狗早已与最初高昌国敬献的有所差别,而独具京城特色,因此京人便照此称为京巴狗

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图中红框为:唐朝在康国所设“康居都护府”

清代人文百科全书《清稗类钞》中便有记载:

拂菻狗,较常狗倍小,今为京师土产。

由此可见,这京巴狗如今虽土,但在唐朝,那可是只有宫中娘娘才能把玩饲养的金贵玩意儿,殊不知经过千百年风风雨雨,这拂菻狗的身价,却再也不比往昔金贵,除了叹一句狗生无常外,也免不了一番笑谈。

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而最会以宠物狗为乐的古人,却是宋朝人,因《癸辛杂识》中提到“宋朝女孩子非常喜欢用凤仙花捣碎的汁液染指甲”,顺带又提了一句:

“今回回人多喜此,或以染手并猫狗为戏。”

《癸辛杂识·续集上·金凤染甲》:凤仙花,红者,用叶捣碎,入明矾少许在内,先洗净指甲,然后以此付甲上,用片帛缠定过夜。初染,色淡,连染三五次,其色若胭脂,洗涤不去,可经旬,直至退甲,方渐去之。或云此亦守宫之法,非也。今回回人多喜此,或以染手并猫狗为戏。

染完自己的指甲不过瘾,还把剩下的凤仙花汁液给猫狗染指甲,并以此为戏,这群宋朝妹纸们,倒也算是名副其实的千古奇人了,不过通过这一点,足以得见宋朝之文化昌乐,当属历代之最。

——————

关注作者:钱品聚,了解更多历史与文化趣闻,带您发现更大的世界~

古代女子爱养宠物狗,甚至还“给狗染指甲”,究竟是真是假?

——————

参考文献:

《旧唐书•高昌传》:七年,文泰又献狗雄雌各一,高六寸,长尺余,性甚慧,能曳马衔烛,云本出拂菻国。中国有拂菻狗,自此始也。

《旧唐书•高昌传》:其王麹伯雅,即后魏时高昌王嘉之六世孙也。隋炀帝时入朝,拜左光禄大夫、车师太守、封弁国公,仍以戚属宇文氏女为华容公主以妻之。

《旧唐书•高昌传》:中国有拂菻狗,自此始也。

《战国策·楚策一》:江乙恶昭奚恤,谓楚王曰:“人有以其狗为有执而爱之。其狗尝溺井,其邻人见狗之溺井也,欲入言之。”

《酉阳杂俎·忠志·康猧乱局》:上夏日尝与亲王碁,贵妃立于局前观之,上数枰子将输,贵妃放康国猧子于坐侧,猧子乃上局,局子乱,上大悦。

陈寅恪·著《唐代政治史述论稿》:《太真外传》有康国猧子之记载,即今外人所谓“北京狗”,吾国人则呼之为“哈吧狗”。

《清稗类钞》:拂菻狗,较常狗倍小,今为京师土产。

《癸辛杂识》:凤仙花,红者,用叶捣碎,入明矾少许在内,先洗净指甲,然后以此付甲上,用片帛缠定过夜。初染,色淡,连染三五次,其色若胭脂,洗涤不去,可经旬,直至退甲,方渐去之。或云此亦守宫之法,非也。今回回人多喜此,或以染手并猫狗为戏。